柏南奇在中秋節送給全球投資客一個出乎意料的大禮,並未如預期的縮減量化寬鬆的金額,或許在市場壓力之下,還是沒辦法硬起來,難怪我有次上課不小心把他的名字說成柏奇難。說真的,這幾天大家會做多美元還是做空美元?我的邏輯是做空,因為就算如預期的縮減,然而市場多已提前反應,搞不好非美利空出盡,萬一出乎意料,就是今天早上起來看到的情景,股債大漲,美元大跌。不過這就是一個賭字,賭一個機率與期望值而已,沒什麼艱深的分析與理論在。

為何柏南奇會作出這樣的決議呢?早上跟他通過電話的結果,我有以下幾個推論:葉倫應該就是下一任的主席,若能夠柏規葉隨,柏南奇就沒有壓力要在任期前必須更改他的寬鬆政策,把燙手山竽留給葉倫比較不會受到批評,這也是為何他說了寬鬆政策不一定要在今年改變的原因。再來,美國將遇到提高舉債上限的危機,若萬一發生了,柏老可以很輕鬆撇開市場下跌的責任,因為他今天說聯準會沒有太多能力可以去降低來自國會的衝擊。最後其實是對市場比較不利的就是美國經濟依舊疲弱不振,尤其是就業市場,失業率的下降是來自於失業者不想找工作,退出就業市場的緣故。

 

說實在的,推敲這些原因也對投資沒太多幫助,只是滿足一下好奇心,重點是如何因應。技術分析短時間不用看了,在市場力量未完全消化這意外之前,震盪幅度會加大,等穩下來再說。之前被判死刑的新興市場,原物料,債券等,不會因此起死回生,但起碼有多一點的時間與空間讓大家去調整,因為早晚還是要面對貨幣政策的改變,只是時間拖更久而已,這對市場不見得是件好事,有時早死早超生還比較好一點。

 

因為學校比我預期的早一星期開學,最近備課備得很辛苦,因此沒太多時間更新,這篇也簡單寫一下淺見,主要是趁這機會在此祝各位讀者中秋快樂,投資順利!

    全站熱搜

    Jim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