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下是我對中國網友的回應,很長,值得獨立成一篇文章。
 
閣下應該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中國俠客吧!果然眼光獨到,都被您看穿了,每個人都有立場,有偏左(社會主義)也有偏右(走資派),在台灣有統也有獨,所謂的中立,大多就是沒有中心思想,懶得思考,人云亦云的人。我僅是在既有的立場中,儘量去做到好壞的分析,但也就是有立場在,才會越寫越氣。

您也發現了我擔心的是政治力的入侵。我很愛讀中國歷史,現桌上還放本當年明月的書(看第二遍),天朝的人很難想像小國人民的擔憂與恐懼,擔心協議簽了之後被撕掉,翻桌打人,台灣不像遊牧民族,可一邊打一邊跑,加上獨派媒體天天的洗腦,在台灣很多人的恐中症(反中這詞是不精準的)是非常嚴重的。這次服貿被強行過關,很多人開始擔心的是會不會有天關於台灣前途的政治問題也這樣黑箱作業掉?

但是我不認同您對抗議民眾的分類,尤其是學生這方面,我必須承認學生中的確有不少不了解服貿是什麼而去的,全台灣真正透徹了解的也沒幾人,因此這些人現在都改為反黑箱作業派,但也有不少學生是有自己獨立思考的能力,一開始或許不懂,不過經過現場民主的洗禮與學習,相信他們慢慢懂了什麼是服貿,什麼是黑箱,什麼是憲政體系,什麼是民主政治?什麼是民粹政治?什麼人在利用煽動他們?什麼人在抹黑他們?對這些年輕人來說,是再好不過的學習機會。

沒錯,中國許多方面的對台政策是讓步的,但以心理學上的施小惠原則,我擔心的是後面的政治問題。沒辦法,這是國民黨政府在我小時候教我的,要小心共產黨的統戰陰謀, 害我現在還是有陰影在,這可不是我獨有的症頭啊!

再來,台灣並不那麼需要中國的資金輸血,講白的,台灣需要的是市場,這是小國的悲哀,只能往外擴展,中國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市場,台灣人當然要,且中國以外的市場也想要,因此若簽服貿才能跟其他國家簽FTA,為了將來的生計,再怎樣也要簽下去,沒簽就少掉許多市場,但為何一定要先跟中國簽才能跟其他國簽呢?這就是我對黑箱內容懷疑之處。
 
謝謝討論,但請不要針對台灣國家認同問題作筆戰,雖然我認為這是反服貿最深層的原因,那只會沒完沒了與壞了這討論的目的,謝謝!

後記:經過幾天來的討論,發現大家已經漸漸有個共識,服貿有好的地方,也有不好的地方,最大的問題是黑箱立法過程,既然很難強行過關,那就乾脆就符合民意,逐條審查,反正執政黨占多數,沒什麼好怕的,趁機會說清楚,也請在野黨不要再混了,嚴格仔細的審查,而不是只會用拖延與破壞戰術,現在大家都在看,請為學生作最好的民主示範! 

, , ,

Jim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Joanna
  • 上一篇的迴響與回應真的不錯。
    這也是兩年來我從網上認識的對岸平民百姓底氣,
    隨便一個就....
    台灣未來讓人擔心啊。
  • 是啊,所以你覺得談判我們談得贏人家嗎?
    感覺焦點快被轉移到馬王鬥了!
    馬眼中沒有人民,沒有學生,只有政敵!

    Jim男 於 2014/03/22 21:28 回覆

  • kusnake0819
  • 其實也不必那麼擔心啦!這可能是台灣的教育太少賦予學生批判性思考吧!另外,也可能是因二二八、白色恐怖以來的集體潛意識影響,再加上藍綠惡鬥,讓台灣人普遍對政治漠不關心!從不敢提及,到後來連碰都不想碰…
    所以,公民自覺真的很重要,其實公民才是國家真正的主人,從反大埔、廣大興、洪仲丘案以來,慢慢地可以發現「公民自覺」的影子了,也愈來愈多人願意站出來了,這都要歸功於網際網路。在網路上每個人更容易搜尋資訊,在匿名的效果之下每個人也都變得很勇於發言,態度也積極多了!常常能集氣一段時間後號召志同道合的伙伴脫離虛擬世界,一起在現實世界中打拚!這不是很妙的一件事嗎?
    而中國因長期階段鬥爭造就了他們分析事理、批判思考的底蘊,這是我們欠缺的,但是台灣「公民自覺」之後,相信這些能力我們會慢慢補足的,因為自覺便需自主了解資訊、分析資訊,面對各政黨的提案也就可以做出所謂的「批判性思考」了!
    要相信自己,肯定自己的力量,以茲共勉!
  • 我非常認同您對台灣教育的看法,不要說政治了,課堂中連一般問題我請學生多思考,多發言,多數人還是很羞於表達自己的看法,沒辦法,從小養成的習慣,短時間想打破也不容易。
    最近看了些學生正反雙方論述的文章,其實台灣也是強人輩出的,只是我們不像中國學生那麼敢表達與表現,台灣學生太溫了,缺乏想競爭的欲望與動機,在未來越來越開放與競爭的環境,是很吃虧的。若我是主管,我會聘請這些參加學運的學生,因為他們有理想,有熱情,好好引導,這些人是很有戰力的。

    Jim男 於 2014/03/28 21:05 回覆

  • 唉!
  • 鄭秀玲教授她的簡報
    乍看有理实則禁不起現實考驗
    我随便舉一例
    她簡報拱出諾貝爾得主的三點看法
    其中第三點-談判要公開透明
    我想請問那一個國家做到了?
    鄭教授身經濟學教授
    不會不知道以例証論的必要及重要性
    除非她找不到实例?

    那是否我也可以引用
    禮運大同篇
    來指責政府一番?
    反正一定做不到
    誰敢說我罵的不對!
  • 唉!
  • 我們公司是做通訊產品
    雖不是做手機
    工程師們也免不了會对各牌手機品頭論足
    其中有的工程師基於國家/民族意識
    很討厭Samsung
    我認為這種工程師已失去工程師資格
    科技就是科技
    產品就是產品
    先有立場,再予評論
    如何客觀?
    既不客觀
    如何做競爭分析?
  • 唉!
  • 大家都會溝通的基本技巧
    先讚美對方,再表達不滿之處。
    大家無論對子女、配偶、同事、客戶
    大家天天在溝通
    天天都這樣做
    我要問
    為什麼碰到政治
    就通通不會溝通
    唉!
  • 現在資訊氾濫的社會,要引經據典去批評很容易,像我寫的文章也是,更何況是箭靶標的鄭教授的報告,我也指出她的一些問題,如失業問題就太誇大了。談判的東西當然很多部分是under table,但談出來的東西還是該受社會大眾的檢驗,尤其是受害者的災害評估與如何補償,是需要跟大眾去溝通的,這次學運鬧得這麼大,顯現出政府與人民缺乏溝通的管道與技巧,甚至有不屑與人民溝通的感覺。我有朋友參加過政府的公聽會,名為公聽,實為背書,直接給你結果,有不同的意見頂多就說帶回去處理,之後就沒下文。為何政治難以溝通?重點在於缺乏信任,加上台灣是個妾身不明的國家,國家認同問題是從小根深蒂固,難以溝通的。深藍的人常帶著有色眼鏡看事情,反指對方只有立場,不論是非,不做客觀分析,深綠的反之亦然。這可以從心理學來討論,人絕對是不理性的,選擇性認知是難以改變的!就統一回覆在此,謝謝!

    Jim男 於 2014/03/31 22:50 回覆